- N +

再努一把力,争取早摘帽(决战脱贫攻坚·一线故事)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图①:吴建平(左)到罗城县老乡家园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入户走访,与罗和媛(右)交谈。
  潘倩云摄
  图②:刘明(左)在贫困户家辅导孩子做作业。
  杜坤林摄
  图③:彭杰(右)在村里了解健康扶贫情况。
  马政光摄
  图④:刘波(右)通过走访入户,深入了解贫困户的困难和需求
  王晓霞摄

  目前,全国还有52个贫困县未摘帽、2707个贫困村未出列、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未全部脱贫。虽然同过去相比总量不大,但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未出列的贫困村今年有啥打算?记者采访了几位一线扶贫干部,他们有的要持续做好易地搬迁户的跟踪帮扶,及时了解生活情况,想办法促进就业;有的把着力点放在教育扶贫上,帮助更多适龄孩子按时入学;有的把工作重点放在健康扶贫上,让群众看得起病、少生病;还有的打算拿出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对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贫困人口精准帮扶……大家都想再努一把力,带领村里争取早点摘掉穷帽。

  ——编 者 

  

  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佑洞村第一书记吴建平:

  持续跟踪帮扶 引导外出务工

  自打从村里搬到县里的老乡家园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罗和媛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这一次到她家走访,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罗和媛的腰杆挺得直直的,连说话的底气都比往常足了三分。不久前,她的丈夫银邦寒找到一个在酒厂做车间维修员的工作,3月份的收入有2800元。

  像罗和媛一样的搬迁户,我们佑洞村有96户。村子是个石窝窝,也是个穷窝窝。喝水难,地表没有一条河。从村中部的桐漏屯到半山腰的石头缝中取水,一个来回需要90分钟。从村西部的下麻屯到60米深的天坑地下河取水,一个来回也要一个钟头。种田难,人均仅仅八分地。土壤贫瘠,只能种些玉米勉强糊口。行路难,得扛着单车爬石山。盘山道路未通前,石山之间崎岖难行,去一趟镇里,少不了要扛着自行车走几段路,等平坦后才能骑行。

  要致富就必须挪穷窝,可是村里人犯了愁:住惯了土坯屋,一下子搬到楼房里,能适应吗?怎么打消群众的顾虑,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道考题。我向大家反复宣传易地扶贫搬迁的好政策,减轻乡亲们的焦虑。上麻屯的冯胜标响应号召,第一个搬出了村。老冯在乡亲们心目中素有威望,他这一带头,大家的顾虑也就消失了。

  稳得住,能致富,才能做好易地扶贫搬迁的“后半篇文章”。依靠广西交通运输厅和广东深圳市福田区的帮扶,农贸市场、平价超市、中医医院、移民夜校等配套设施跟上,搬迁户能踏踏实实住下来。6家扶贫车间更是为大家提供了就近就业的机会,千亩红心猕猴桃、千亩百香果、千亩毛葡萄“三个千亩”基地,使每户搬迁户可以获得产业收入分红。

  接下来,我打算和安置点的社区干部们加强合作,持续做好搬迁户的跟踪帮扶工作。每家每户都要再走访,及时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最重要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就业上,一方面,引导群众外出务工。另一方面,通过联系扶贫车间和开发公益性岗位,让贫困户甩掉贫困帽。

  (本报记者 张云河整理) 

 

  四川普格县洛脚俄补村第一书记刘明:

  办好学前教育 保障孩子入学

  春日的阳光正好,照耀了绿色大地。老支书久有尔一大早就来到村委会活动室,和我商量起村幼教点建设进度的问题。“一村一幼”是凉山推进教育发展的重要举措,我们必须在开学前把房子建好,让37名学生进去上课,眼看着4月中旬开学的日子快到了,我们抓紧去催催。

  来到幼教点,80多平方米的房子已经盖好,十分敞亮,正在装修。施工负责人见到我们,说出了心里的担忧:新房子这儿地势高,用水是个问题。我们赶忙联络协调,给他们接上了用水管道。

  目前,村里200多个孩子都已上学。在特尔果乡中心校读小学,离得不远。中学可以去隔壁乡上,寄宿制,那里条件好。幼教点建设好,孩子们学前教育也就有了保障。现在上学免学杂费,平日午餐和住宿也有补贴,义务教育有保障。比起前些年,孩子们待在灰暗的土坯房老教室,情况简直好太多。

  经过这两年的全面动员,村里老乡让孩子上学的意识也越来越强,没有了辍学的情况。“上学才是唯一出路嘛!”尔尔么次呷的父亲这句话足见大家观念的改变。自从2019年年初易地搬迁到五道箐乡,他们一家离国道近,孩子们上学更方便。

  来到尔尔么次呷家,小姑娘正在写作业。马上要小学毕业,她正憧憬着中学生活。我来村里两年了,孩子变化挺大。去年帮她姐姐联系到泸州上高中,小家伙正以姐姐为榜样,努力学习。

  现在看,要保障村里教育,困难还是在于师资。山里条件相对差,怎么留住高素质老师,我们得再想想办法。前两天去县里开“两不愁三保障”的专题会,大伙儿都在想办法。目前来说,提高待遇,定向从州里相关学校招聘师资,是个办法。想到这儿,我得再去和两个辅导员交流交流,问问他们有什么困难。

  我还打算继续向省内对口援助的泸州龙马潭区相关单位和企业募集一些桌椅板凳和学习用品,再给幼儿们带一些玩具。还要继续动员有适龄儿童的家庭,保障孩子们开学搬进新教室。

  (本报记者 王永战整理) 

 

  云南宁蒗彝族自治县大沟村第一书记彭杰:

  改善医疗条件 防止因病返贫

  一场大病,拖垮一个家庭。没有健康,就难有小康。在贫困村,健康扶贫最主要的是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让群众看得起病;二是尽量方便贫困群众就近就医。

  让群众看得起病,全民医保是关键。去年,村里杨尔史一家才两岁多的孩子金富贵突然发烧乏力、心跳过快。孩子母亲晚上11点多抱着金富贵到村委会求助,我连夜带他们赶去乡卫生院。测心电图、照B超,卫生院对症下药,金富贵病情好转。乡卫生院联系好了绿色通道,清早我们一到县医院就做了检查,确诊金富贵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建议进行手术。

  担心孩子病情恶化,当天我就陪杨尔史一家赶到了昆明。第二天就办妥了挂号、住院,帮他们一家安排好,我才返程。手术很成功,金富贵告别了先心病。

  去省里做手术,费用3.1万元。对于并不富裕的杨尔史一家来说,不是笔小开支。好在我们村医保全覆盖,回到宁蒗后,医保报销了两万元;红十字会有专项救助,我帮他们家申请了6000元。他们家实际医疗支出降到了5000元。

  治疗期间,杨尔史家少了务工收入,担心返贫,我们给他们家里三个人办理了低保兜底、安排金富贵的母亲从事公益性岗位。通过一系列针对性帮扶,杨尔史一家不用担心因病返贫。

  健康扶贫不仅是让群众看得起病,更重要的是改善村里的医疗卫生条件。

  我们大沟村一共390户村民,1/3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以前由于村里的卫生设施不达标,群众遇到小病就熬,实在熬不住进城看病时,往往小病已经熬成了大病。有些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丧失了劳动力;而不小的医疗开支,足以拖垮大多数家庭。

  治疗发烧感冒这样的小病,最管用的是村医。以往卫生室条件差,村民不相信村医。这几年政府加大资金投入,改建乡村卫生室、增加医疗设施,基础药物种类从60多种增加到80多种,村民看病拿药更加方便。通过加大对村医的培训,为老人、儿童、慢性病人等重点群体签约家庭医生,进行定期体检,及时了解村民健康状况,防止一发病就是大病,降低村民的健康风险。

  (本报记者 杨文明整理)

  

  新疆墨玉县巴夏克其村第一书记刘波:

  做到应保尽保 不让群众掉队

  “刘书记,我刚从乌鲁木齐复查完回来,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4月3日,村民萨伊普妮萨罕·麦提托合提一见到我,就迫不及待地和我分享她的好消息。

  萨伊普妮萨罕一家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她的爱人没有劳动能力,儿子还在上学。去年10月,作为家里唯一劳动力的她,在全民健康体检中被查出患有宫颈癌,给本就贫困的家庭增加了新的负担。

  驻村工作队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上门告知她,贫困户可享受“绿色通道”就医、“先诊疗后付费”和大病保险等政策,并帮她办理了转院证,使她顺利住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肿瘤医院接受治疗。尽管治疗费用高达10万余元,萨伊普妮萨罕只掏了3000元,报销比例高达95%以上。

  巴夏克其村是自治区深度贫困村,村里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患病者等特殊贫困人口有75人,其中和萨伊普妮萨罕一样,因患大病失去劳动力的有11人。

  脱贫路上,我们要做到应保尽保,不让这些群众掉队。而应保尽保的前提,就是精准识别。一直以来,我们对享受社会保障政策的人员实行动态管理。今年3月,我们在往年工作的基础上,集中力量对全村老年人、残疾人、大病患者等特殊困难群体进行了摸排梳理,详细归类登记、完善更新台账。

  目前,全村有114人享受养老金、32人享受残疾补助、378人享受低保,新增享受低保人数99人,其中就有萨伊普妮萨罕。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后,她很激动,“生了这么大的病,我们基本没花钱,现在还能领低保,感谢党的好政策!”

  2020年,巴夏克其村的脱贫任务很艰巨,但越是在这样的关键期,越需要我们下足绣花功夫。接下来,我们会拿出更有针对性和更加个性化措施,继续对特殊贫困群体实行精准帮扶,进一步织牢精准救治网。除了保证精度,还要兼顾温度,我们会经常与他们谈心谈话,鼓励他们树立积极生活的信心,和巴夏克其村的其他村民一道如期脱贫!

  (本报记者 阿尔达克整理)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8日 13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返回列表
上一篇:全国扶贫项目开复工进一步提速
下一篇:记录黄河入海流(保护区里的年轻人(14))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