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长江文明馆成为全球水博物馆网络成员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長江文明館(武漢自然博物館)俯瞰圖。
  資料圖片

  10月29日,2018大河對話舉行“水匯聚儀式”。
  資料圖片

  長江文明館“走進自然”廳長江流域沙盤實景。
  資料圖片

  長江流域氣候展項展示。
  資料圖片

  武警武漢支隊官兵受邀參加長江文明館舉辦的社教活動。
  資料圖片

  長江文明館加入全球水博物館網絡簽約儀式現場。
  資料圖片

  10月28日至30日,2018大河對話在湖北武漢長江文明館(武漢自然博物館)舉行。2018大河對話讓長江對話世界大河,以“匯聚大河文明——高質量發展的可持續未來”為主題,深入研究大河與城市的可持續發展,探索人類如何與河流共存的更好方式,對於弘揚大河文化、傳承長江文明,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具有積極意義。

  2018大河對話由武漢市人民政府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主辦,28個國傢、19條大河的150餘名國內外嘉賓參會。長江文明館與全球水博物館網絡達成協議,正式成為全球水博物館網絡成員,雙方將加強在水、文明和可持續發展領域等方面的合作。

  

  應對大河流域管理難題

  “如何保護好我們的母親河,應對經濟發展以及人口膨脹對資源造成的壓力,實現對河流的永續利用和可持續發展,已成為人類在21世紀亟待解決的重大課題,也是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必須解決的問題。”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長秦昌威先生在發言中說。

  水是萬物之母,生存之本,文明之源,人類歷史濱水而居、近水而住,城市文明因水而生,憑水而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河流與遺產——大河文化”項目教席卡爾·萬增表示,河流給瞭我們很多資源,打開一扇窗戶,提供瞭機會,同時我們要意識到,還需控制風險。

  中國科學院院士殷鴻福在主旨論壇上以《長江的教訓》為題,警示人們要保持基本生態紅線,保持長江生態安全,要把長江的基本紅線作為長江經濟帶建設的重要一環。俄羅斯聯邦韃靼斯坦科學院德米特裡·V·伊萬諾夫說,一些小村莊無組織地開發旅遊業,對於大自然及其復合體產生瞭負面影響。馬丁·佈萊特勒代表說,河流中的塑料垃圾尤其是漂浮的塑料垃圾具有流動性,對生態環境造成不利影響。伊恩·坎貝爾代表認為,湄公河流域新建瞭很多水電站,影響流域生態,魚類減少,幹旱情況惡化,對生物多樣性造成瞭很大的破壞。

  “要研究河流及其流域的可持續發展,就必須從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來探求她從哪裡來、又會到哪裡去。我們繪就瞭武漢地區文化演進的空間譜系圖和歷史脈絡圖,揭示出武漢留下瞭連續性的、長時間居於樞紐位置的長江文明傳承足跡。”與會代表樊志宏說。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是一個很好的理念。”武漢大學人文社會科學教授馮天瑜認為,倡導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是不錯的,但是如果一味地強調開發、改造,必然會帶來嚴重的弊端和後遺癥。

  古往今來,大河與城市的發展休戚相關,唇齒相依,是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和保障。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馬建華說:“新的治江理念把長江保護放在壓倒性的位置,順應瞭自然規律和社會發展規律,有利於促進長江文明取得更多成果,促進流域的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人類要與河流和諧共存

  要處理好人與水的關系,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理念,堅持在開發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妥善處理好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關系。

  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認為,保護自然與文化遺產,需要全社會共同參與,不能僅僅靠政府,不能僅僅靠企業,也不能僅僅靠學校,應該是社會、政府、企業、學校各方面共同努力。在文化遺產的保護方面,湖北恩施的唐崖土司城是可持續發展的范例。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主任歐敏行說,高級別圓桌會議以“大河流域管理中的河流文化與環境整合”為題,直接把文化、環境和城市的可持續性發展聯系起來,把三大話題放在一起討論,是一個很好的做法。

  國際博物館協會副主席安來順以“超過30%中國古代水利設施仍然在繼續發揮作用”為例,把到博物館參觀的公眾,界定為博物館的消費者,界定為水文遺產保護和可持續利用的利益相關方和重要的貢獻者,突出他們在匯聚大河文明中所起到的積極作用。

  “在自然景色區域,山是環繞著城市的。”世界遺產中心老撾瑯勃拉邦辦公室副主任森通·略揚在發言中說,我們對世界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瑯勃拉邦,有著非常嚴格的管制措施,按照保育區、保護區、自然和景色區、實驗區4個功能區進行管理,總面積800公頃的瑯勃拉邦與周圍環境十分和諧。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代表安東尼·阿契瓦瓦提認為,要認真衡量環境變化的新周期,更好地瞭解季風節奏以及如何影響流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河流研究與管理一體化教席赫爾穆特·哈伯紮克說,世界大河倡議具有科學性,旨在根據最佳實踐為大河可持續性管理制定創新戰略。

  在全球范圍內,河流生物多樣性和人類水資源安全都面臨著風險,迫切需要可行的解決方案。比如一些城市建設中出現的盲目上項目、造景區問題,比如雨季常出現的“城市看海”和與水爭地造成的問題等,都與人類擠占河流空間有關。

  “要加強水博物館在全世界的可視性,我們必須要考慮到諸如污染、蓄水城消失、遺產失修等問題,做好多樣性保護工作。”全球水博物館網絡(GNWM)協調員埃裡貝托·尤利西斯認為,水博物館連接河流和河流文化,可以提高節水意識,更好地利用水資源。

  加入全球水博物館網絡

  這是一個特別的時刻,全球水博物館網絡迎來瞭第二個中國成員。

  10月30日下午,長江文明館(武漢自然博物館)黨委書記吳濤與埃裡貝托·尤利西斯共同簽署瞭全球水博物館網絡合作意向書。雙方將在水、文明和可持續發展領域追求共同的目標;加強在會議、研究、員工培訓、展覽及其他方面的合作;確立正式成員資格以研究未來的共同倡議。

  簽約儀式後,來自多瑙河、萊茵河、塞納河、佈拉馬普特拉河、尼日爾河、巴拉那河、埃佈羅河等世界14條大河的代表向長江文明館(武漢自然博物館)贈送禮物——取自世界各地的大河之水,以慶祝其加入全球水博物館網絡。

  2017年1月,武漢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提出,要傳承弘揚長江文明,建好歷史文化名城。2018年9月,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指出,要以長江文明為主線,引領城市的重大戰略、總體佈局和各項工作。

  武漢地處長江中遊,如何更好地推動城市和流域的可持續發展?在為期3天的2018大河對話活動中,與會嘉賓圍繞促進大河文明交流,聚焦城市可持續發展,各抒真知灼見,就世界遺產、博物館、國際水文計劃、人與生物計劃、創意城市網絡、教育等多項教科文組織旗艦項目話題開展交流探討。

  “讓我們以武漢為新起點,引領世界大河文明的航船,從中國長江之畔揚帆起航,駛向更廣闊的大海!”吳濤在發言中建議,要將“大河對話”打造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框架內常態化的國際文明論壇,亟須建立一個比照國際智庫的大河文明研究中心,吸引全球人文和自然科學的專傢學者加入,為“大河對話”可持續發展提供學術支撐和智力支持。這一提議得到與會代表的熱烈響應。

  正如2016年9月20日發佈的《大河對話武漢宣言》結語所言:“大河文明因對話和其多樣性而充滿活力,而各層次的科學合作進一步提升瞭這種活力。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改善本地區的經濟社會面貌,並促進全球戰略合作。”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03日 08 版) (責編:袁勃)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返回列表
上一篇:新时代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成就显著 世界互联网大会成全球盛事
下一篇:以改革创新精神推动人民政协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